首頁 >> 高州概況 >> 人文歷史
走進廣東非物質文化遺產---高州木偶戲
作者:admin@gaozhou來源:陽光論壇 bbs.gz0668.com 發布時間:2018-12-06 18:40:24 閱讀:8306
 

?圖/文?:陽光論壇 Hower
高州文化不可丟,要關注在沉淪中的高州木偶戲!?
?

◎一九五七年,高州木偶戲獲民間藝術匯演優秀獎,已經揚名全國

  ◎以前的木偶戲“人神共娛”,現在只為敬神,自然比較寒酸

  ◎如今木偶戲逐漸沒落,高州的戲班從兩千多整編為兩百多個

  

高州冼夫人廟前,單人木偶表演,在老人的雙手下,木偶活靈活現

木偶1.jpg?

   羅煜倫,59,花旦;梁明輝,61,樂器兼生、皇帝;梁理標,68,花旦兼生;黃元茂,63,嗩吶……在我面前的,是一個典型的高州民間木偶戲班,無論是年齡還是分工。他們是當地木偶戲班中的佼佼者,見過大場面,合作越來越渾然。

  這天晚上,他們在茂名高州的冼太廟前搭臺唱戲。幕布上刻鏤孔雀圖案,幾個老式麥克風用紅布一包,吊在頂上。音樂和唱戲的聲音傳出老遠,有些失真,有些刺耳。

  一般人不會去問老藝人們的年齡和名字。就像人們不知道冼太廟里供著的冼夫人長什么樣,但一樣可以虔誠地膜拜,祈求降福消災。

?

高州冼夫人廟前,燈光下,兩位藝人舞動木偶,韻味十足

?木偶2.jpg


  建于明朝嘉靖十四年(1535)的高州冼太廟,是遍布茂名市的眾多冼太廟中規模最大的一座。就在離這座廟建成并不遠的明朝萬歷年間(15721620),傳自福建布袋木偶的高州木偶戲(俗稱“鬼仔戲”),開始廣泛流傳于高州的村村寨寨。影響高州最深的兩個符號,400多年前一起與高州相遇;從此,高州人頭頂有神靈,可安頓靈魂,身旁的木偶,常愉悅身心。

  每逢十一月初十冼夫人誕辰,高州人不會忘記給這位嶺南圣母燒炷香。而逢年過節或婚娶喜慶的日子,高州人也都會不惜耗資請一臺“鬼仔戲”。

?

高州冼夫人廟前,中班的木偶劇團正在演出

木偶3.jpg
?

  在高州很多上了一點年紀的人心目中,“鬼仔戲”是兒時久遠而溫馨的記憶。二三十年前,一個藝人,一擔籮筐,一個布架子,一個鑼鼓,幾個木偶,就成了一臺木偶戲的全部“家當”。每當鑼鼓一響,村民們便里三層外三層地將小小的木偶戲臺圍個水泄不通。那木偶戲藝人仿佛有三頭六臂一般,這邊敲打鑼鈸,那邊手腳并用,將木偶舞弄得令人眼花繚亂,同時嘴里還要根據生、旦、凈、丑不同角色,唱出說出不同腔調。歌聲、笑聲此起彼伏,鑼鼓聲和木偶戲特有的音調,給靜寂的鄉村夜空帶來難得的沸騰。

?

  在高州時,76歲的老藝人梁東興表演起他的單人木偶絕技,孩子們大膽地掀開幕布,有的直接往里鉆。看過木偶的高州人,不會不熟悉這種一探究竟的眼神。那像一個褪了色的大箱子的戲臺里,那三四層的幕布后,藏著神奇的魔術師,古怪的發動機,讓一個個木頭人變成勸世娛人的精靈。就是這方戲臺上演繹的故事,這些千奇百怪、亦真亦幻,但不外乎勸人行善、教人愛智慧、鍛煉勇氣養成義氣的故事,讓人們在孩童時得到對這光怪陸離的世界的些微認識。像任何成長的小孩一樣,倘不遇大的變故,從故事中得到的認識,便將終其一生而起作用。

  木偶是這片土地的情感記憶,但并不僅僅如此。如果說冼夫人誕生地是這片土地的根,那么,木偶戲就是這里最耀眼的枝葉和果實;它承載著這片土地、這座城市無數的榮譽。

  說到曾經的輝煌,老藝人們的眼中閃現出相同的光芒,這種光不會因年代久遠而失色。

木偶4.jpg
?

  早在1957,老藝人吳德文赴京參加全國民間藝術匯演,演出《白蛇傳》獲優秀獎,就讓高州木偶戲全國揚名了。鼎盛時期,高州木偶戲發展到兩千多戲班,年演出一萬多場,成為廣東演出劇種最多的文藝形式。日本、德國木偶戲劇家曾先后來到高州觀摩、交流木偶戲藝術,高州木偶粵劇團已在國內外享有盛譽,早在1982,香港海燕唱片公司就慕名專程來到高州,錄制了該團上演的《芙蓉仙子》、《豬八戒招親》兩劇目全劇錄音帶,在港澳和東南亞地區銷售。1992,該團參加北京全國木偶、皮影戲匯演,演出《柳毅傳書》,榮獲劇目、導演、音樂、優秀演出等四項大獎。

?

高州冼夫人廟前,木偶戲愛好者先生舞動著木偶,8歲的外孫嚷嚷著要嘗試一下

木偶5.jpg
?

  有電視機、電影和卡拉OK的鄉村,孩子們不需要木偶來認識世界,大人自然更不需要。只有在電視機和電影一時無法取代的領域,比如還神、酬神、娛神時,民間還是喜歡請一個木偶班,演一場“鬼仔戲”;哪怕現場沒有一名觀眾,只演給神靈看,也要照演。

  以前的木偶戲是“人神共娛”,現在只為敬神。只演給神靈看的戲臺自然會比較寒酸。當年“鑼鼓咚咚響,鬼仔閃閃亮;臺下人頭涌,陶醉一大方”的熱鬧場景一去不復返。羅煜倫他們這個臺子,幾塊作為門面的帷幔由舊得發白的錦旗拼成。有一塊寫著“火二隊”字樣,這是以前在火星農場表演時人家送的。還有一塊,細細辨認,寫著“偶藝飄香”。

?

放學的孩子在看臺上的木偶戲,背景中高聳的樓宇與傳統的木偶人相結合,給人一種夢幻的感覺

木偶6.jpg
?

  他們的木偶已經好多年沒更新過,但木偶身上的衣服總得換。羅煜倫戲班有36個木偶,如果全部更換一次服裝,需要近7000,而他們每人每年的演出收入是2000-3000元。所以,木偶們要好幾年才能換一次衣服。

  和不少非遺項目一樣,木偶戲逐漸沒落了。高州木偶戲班從兩千多個整編為兩百多個,現在民間大概有80個。大人沒耐心從頭看到尾,抽空出來瞅兩眼又回去看電視了;木偶戲的主體觀眾是小孩子,但他們哪里懂“水漫金山寺”、“岳飛退金兵”?所以,戲臺周圍的小孩子們往往不是來聽戲的,打鬧玩耍而已。他們喜歡去抓那些自己夠得著的木偶,卻也不是由衷喜歡:這些不是他們熟悉的卡通人物,情感上沒有共通之處。 

?

傳統木偶在現代樓宇廣告下排排坐,彷佛時空穿梭

木偶7.jpg
?

  唯一的“正規軍”高州木偶粵劇團每年有40萬元左右的政府投入,加上時有演出,成為高州木偶戲最活躍的團體。我們去高州的時候,這個團正好被邀請去香港演出,一場戲的戲金有1.2萬元,遠遠高于平時的四五千元,抵得上不少民間木偶中小班一年的收入。

  高州木偶曾經有自己的經典劇目,但近年來卻缺乏能夠真正名揚中外的代表作品。傳承了高州木偶戲獨特古樸的唱腔和形式的鄉村木偶戲班,想走出去尤其困難,而其中一個原因竟然就在于他們的獨特。一場戲三四個小時,一半是文戲,劇目大多取材于歷史小說、傳奇、公案、神話等。藝人們舉著木偶唱上半天,走走方步、甩甩水袖,時不時來句“夸啦啦,大王愛食辣椒醬,喜歡芽菜炒豬腸”這樣急智的即興“爆肚”。老觀眾聽唱詞、品唱腔,別有情趣,可唱詞大多是白話或粵西方言,很多地方的人聽不明白。

?

木偶8.jpg



  另外
,藝術水準的衰退也已成為不可忽略的現象。正統戲劇團的木偶戲演員可以邊敲打鑼鈸邊手腳并用地舞弄木偶,還可以令木偶開合扇子、穿衣、戴帽、斟酒、拿書、寫字、噴火、開弓射箭等,現在鄉村戲班的木偶表演已很少有這樣的精彩。有些戲班的表演甚至被形容為“業余水平”。老藝人年齡偏大,音色、氣息已不復當年。民俗學家葉春生教授告訴我們,現在的木偶藝人表演的內容大多過于陳舊,劇本沒有創新,藝人本身的文化素質也很低,不懂得推陳出新。

  正規的劇團有政府扶持,可以走出去;梁東興的兒子不愿意子承父業,政府可以給他選定接班人。但是,與人們生活最密切的民間戲班該怎么辦?

?

   對于觀眾的反應,老藝人早已不介意。對于專家的評價,他們只有默認的份兒。本以為高州木偶戲民間戲班落寞的話題會讓老藝人們的神色黯淡,但是沒有。他們笑呵呵地說,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后就沒收過徒弟了,說孩子們打工的打工,做生意的做生意,就是不肯學這個“鬼仔戲”。他們沒有煽動人心的嘆息,沒有對于政府扶持的呼吁,這些對樸實的他們來說都太戲劇化。他們只有淡淡的一句:無可奈何。

  和所有為生活奔波的人一樣,鄉村藝人一樣需要追求塵世間的幸福,他們眼中的木偶戲,只能是謀生手段的一種,不行了就換一種。考慮這個問題的不該是他們。

木偶9.jpg
?

  ◆解碼高州木偶

  【傳統】

  高州木偶始于明朝萬歷年間,是在福建布袋木偶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。高州木偶戲俗稱“鬼仔戲”,是一種融會了雕刻、表演、戲劇、音樂、服飾等諸元素的民間戲劇藝術。

  【道具】

  高州木偶戲以杖頭木偶為主,一般選用質地細軟的杖頭松木精雕細刻而成,附加布袋木偶。木偶造型十分精巧,用堅韌的木料加工成型后,采用變形夸張的手法,進行彩繪、裝潢,使之形神兼備,栩栩如生。表演時,藝人可以令木偶做出開合扇子、穿衣、戴帽、斟酒、拿書、寫字、開弓射箭等動作,一舉一動,準確自然。

  【藝人】

  高州木偶戲的藝人有著多重角色——木偶的操作、唱腔對白、鑼鼓敲打等全套表演藝術,均由一個藝人完成。他們集唱、做、念、打和奏樂于一身。


高州冼夫人廟前,中班的木偶劇團的藝人們搭起簡易的臺子,作為演出之用

?木偶11.jpg


  ◆老藝人的故事

  這門手藝傳了三代 到我傳不下去了

  在梁東興老人的記憶中,高州木偶戲的發展有這么一段忽明忽滅的歷史。在他爺爺那代,一場單人木偶戲可以換一兩桶米,后來是20斤谷;父親那一代,一場戲等于兩毫至五毫銀幣,后來是1個或2個銀元;1978-1979年是8塊錢;1991-1996年是50塊錢;現在呢,旺季200,淡季120元。

  1999年在德國演出的經歷讓他至今難忘。當時,他應德國有關部門邀請,遠赴慕尼黑、不來梅等德國十大城市演出,場場爆滿。他說,那里的學生喜歡中國的歷史文化,對他表演的岳飛很感興趣,還跟他談論唐代的歷史小說。

  他們這一代覺得木偶戲好歹是門手藝,從老祖宗那里傳下來的,希望能夠繼續傳下去。但他兒子說什么也不肯學了,,學這個吃飯都困難,做生意去了。梁東興老人也沒轍,隨他去吧,演木偶戲實在苦。

?

高州冼夫人廟前,梁東興在表演單人木偶。他是第五代小班木偶戲傳承人

木偶10.jpg

  

  上海木偶劇團一場戲賣到9萬多元票房

  

  舞臺上,火柴在歡快地舞蹈,小女孩沿著用火柴搭成的梯子走向天堂;舞臺下,有的孩子在抹眼淚,一個小姑娘悄悄爬上舞臺,把一粒捏久了、有些濕漉漉的糖果,動情地塞進木偶“小女孩”的手里。這是上海木偶劇團首次試演木偶劇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時的情形。

  14年前,上海木偶劇團因劇場所在地改建,暫時沒有了劇場。劇團的困境曾經讓一些年輕的木偶從業人員選擇放棄。劇團主動進行體制機制改革,街道、里弄、幼兒園的操場教室處處皆是劇場,他們把道具架在黃魚車上,快樂地走街串巷。在最艱苦的日子里,他們創作了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、《春的暢想》等一部又一部精品木偶戲。其中,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在成都一場戲竟賣到9萬多元的票房。

  面對全國廣闊的市場,上海木偶劇團大膽進行劇團機制改革,200511日推出“制作體制”,將劇團分為3個制作體,給每個制作體下達一年35萬元的演出指標,超出部分由制作人、演職員和劇團按一定比例分配。此舉大大激發了演職員們的演出激情。

  上海木偶劇團每年的演出收入,2004年只有63萬元,實行“制作體制”后的2005,猛增到193萬元,2007年更是達到了224萬元。

?

  同是木偶戲,保護發展的程度讓人不勝唏噓……

?

?


 

copyright 2016 www.hsienyang-v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粵ICP備16116520號 粵公網安備 44098102441048號
主辦單位:高州市人民政府 維護單位:高州市府辦 網站標識碼:4409810016
建議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瀏覽器
系統設置
請您選擇主題顏色
婷婷五月色综合色综合 欧美亚洲 色综合图区 一个色综合亚洲色欧美图另类